您当前位置: 新闻> 新闻详情
 
新闻详情

404 Not Found

作者:kk体育app-kk体育彩票-kk体育官网      发布时间:2020-04-29 18:59:13

  国外论坛上最近涌现了一个热点,知名DOTA2脑洞玩家“DotA2Analyst”时隔五年后,更新了他的《DOTA2鼻子学概论》,并得出结论有“清晰可见”鼻子的英雄的选择率更高,在中路的待遇也比那些没有鼻子的英雄更优先。

  “据我上次做这种“研究”已经过了5年,在这个玩家有些焦虑的节点,我决定回归初心,来探索一下英雄的肖像特征和其对游戏的影响。一如既往,我希望是发散(脑洞)的。”

  “众所周知,鼻子也许是脸的中部最决定性的部位,眼睛和眉毛清晰地勾勒了上沿,嘴巴则为脸的下半部分轮廓定型,然而鼻子可以说才是脸部最核心的面部特征。”

  “大体上鼻子的定义是承载鼻孔的突出部分(学术上说术语叫作nostrils),旨在帮助呼吸,话说回来,目前也没有任何公之于世的学术研究指出游戏内鼻子对玩家行为的影响。因此,我的这个分析是DOTA2里,对鼻子和英雄选择率、玩家行为的第一次探索。”

  “首先,根据英雄选择界面每个人的动态肖像,我把英雄分为三个类目。第一类英雄是“有明显且完整呈现的鼻子”,如光法等,这个组别的英雄鼻子都很明显,而且也没有面具等遮蔽物。”

  “第二类英雄则是那些有呼吸孔,但却没有显著突起鼻骨的英雄,如死灵法师等。”

  “第三类英雄则是根本没有鼻子的,或者鼻子被完全挡住的英雄。关于斯温,我们很难简单地说他到底是有还是没有鼻子,但根据现有资料,我还是把他划分在这一类里。”

  “有了清晰的分类后,我们开始对鼻子和玩家行为、英雄胜率等进行相关性分析。这一研究假设玩家更倾向于选择有鼻子的英雄,而且鼻子明显的英雄更多地被用来打中路,因为玩家潜意识里把人类面部器官的“中”和DOTA2的“中”两个特征联系在一起。”

  “表1呈现了三类英雄的总数,以及各自的游戏总场次和平均胜率。有鼻子的英雄占了DOTA2总数半数以上,而没有鼻子的占了三分之一,有个洞但不算鼻子的仅有11%。有趣的是,玩家显然更喜欢玩有鼻子的英雄,平均场次超过了200万,远高出那些没鼻子的英雄,仅有气孔的英雄也略高于没鼻子的英雄。胜率方面受限于较大的样本,波动区间比较小,但依然重要且显著(p0.05),仅有气孔的英雄和有鼻子的英雄(50.22%和49.90%)内部存在反超,但依然显著高于没有鼻子的英雄(49.27%)。”

  “脸中部有鼻子的英雄,是否更倾向于被拿来打中路?我从Lanes板块下提取数据,总共有86个英雄在列表中被认为是中路英雄,出场率从5%到92%不等,而有31个英雄不算中路英雄。中路常客的前十名里,有7个有明显的鼻子,而剩下的两个英雄也是恶魔雕像SF和黑鸟这两个异形种。无论如何,有鼻子英雄70%的中路倾向比率远高于有鼻子英雄的数量占比(55%)。此处甚至还没算上圣堂刺客,我把她分到了模棱两可组里,而她显然有鼻子只是被面纱遮蔽,我们甚至能看到鼻骨的突起。”

  作为“鼻子效应”对中路影响的第二部分证据,我对31个非典型中路英雄也做了分析。

  如表格所呈现的,“non-mid”英雄的大部分恰恰是“no-mid”英雄(此处双关,指DOTA2中路和脸中部的鼻子), 而且远超过没鼻子英雄的数量占比。 如果再加上那些模棱两可的英雄,这个数字超过了61%。结合之前中路top10的数据,这有力地证明了玩家更喜欢用那些脸“中”有清晰突出特征的英雄来打游戏里的“中”。

  “最后,我会给你们透露一些小花边:再众多无鼻子英雄里,只有3位女英雄,圣堂(?)、幽鬼育母蜘蛛,第一个只是被面纱挡住了,后两个的“她”也很勉强,事实上绝大多数被界定为女、且在背景里的代词是(她)的英雄,都有鼻子。至于这是女性相对男性采取的低风险行为的考虑,还是简单的对女性审美的期许就不得而知了。”

  “分路数据种有一个额外的趣味发现,和那些有着恶心气味(屠夫尸王)的英雄一条线的战友有鼻子的概率也远低于平均值(46% 和 41% 相较于接近60%),是否意味着玩家在潜意识里选择用没有鼻子(嗅觉)的英雄,来搭配这些散发恶心气味的英雄呢?这个有待进一步考察。”

  “总而言之,我从这项探索种发现了一些结论:

  首先,有明晰鼻子的英雄占了DOTA2的绝大部分,而且明显得到玩家偏爱,比那些没有鼻子的英雄pick率更高,更神奇的是数据上看起来一个完整的鼻子或者哪怕是气孔,都能提高你的胜率;

  其次,那些传统的中路常客往往都是有鼻子的英雄,而那些被认为打不了中路的英雄里,恰恰是没鼻子的占了多数;

  此外还有一些有趣的发现,如男女英雄在有无鼻子比例上的差异,丑化英雄几乎由男性担当,如无意识地把没有鼻子的英雄和恶臭的英雄放在一条线,我在此做一些抓取表象的解读,仍有许多社会意识层面的东西值得挖掘。”

  这项对DOTA2的鼻子的研究,引发了国外论坛的网友的讨论,首先是吐槽作者:

  有人则对屠夫和尸王很感兴趣,并引发了接龙式的玩梗:

  “不要小看鼻子,众所周知,Laxman砍掉了罗刹女的鼻子,这正是《罗摩衍那》这一史诗的开端。”

  回到这个议题本身,其实在众多西方奇幻RPG里,设计者天然地对人类种族亲和,会以人类视角,融入人类文明和历史设定来完善游戏世界观,DOTA2自然也是如此,那些从DOTA1一路走来的原生英雄普遍都有挺拔英俊的鼻子,而在大量的模型重制后,已经大大削减了有鼻英雄的统治力,给了非人形英雄更多的关爱(也使游戏风格更“硬核”了)。

  此文名为研究,虽然违背了统计学客观采样的标准,假说和推论也并非强因果的联系,但其本意是在已经被研究透彻乃至僵化的版本里,用一个莫须有的由头,回到英雄本身,以一个独特的视角审视,寻找一些初玩的乐趣。